在倖存者大遊行之後,以色列—波蘭關係仍舊緊張

  在倖存者大遊行之後,以色列—波蘭關係仍舊緊張

該典禮以有尊嚴的方式舉行


翻譯:葉嬋芬 / 編審:雲嵐牧師 / 電子報刊登日期:2018/04/17

以色列總統里夫林(Reuven Rivlin)及波蘭總統安傑伊·塞巴斯金·杜達(Andrzej Sebastian Duda)於週三(4/11)展開會議,然卻並未就兩國當前的外交困局達成任何決議。該會議在奧斯威辛(Auschwitz)至比克瑙(Birkenauto)的第30屆「倖存者大遊行」(March of the Living)之前登場。

一位里夫林(Reuven Rivlin)近身人士表示,兩國總統在會議中並未就波蘭「猶太大屠殺史實糾正法案」(the Polish Holocaust law)達成協議。「該會議與午宴氣氛融洽,但並未達成既定成果。就像是兩個聾子在對話。」

然而,在會議之後,兩位總統共同帶領倖存者大遊行,活動中有包括來自50個國家,超過15,000人參與,以紀念大屠殺受難者與英雄的遊行活動。

以色列總統里夫林(Reuven Rivlin)在活動演講中表示「我們從大屠殺Shoah(希伯來文的災難之意)一路走到Tekuma(希伯來文重生之意)」、「以色列國永垂不朽!」他接著提及波蘭的新法,並表示:「兩國之間的關係已經蒙上一層陰影,即使我們彼此在雙邊層級上彼此了解。我們深知這背後有公眾的輿論,有時候原因出自他們想取悅社會大眾,甚至到了想改變法律的地步,但關於此案,我們必須全部一起等待波蘭法院的解釋,盼望烏雲可以散開。」


以色列里夫林(Reuven Rivlin)總統對波蘭杜達(Andrzej Sebastian Duda)總統說:「在華沙貧民窟暴動(Warsaw Ghetto Uprising)75年之後,以色列建國70年的今日,總統先生,我來到此地與你一同參與倖存者大遊行,遊行行列中還有大屠殺倖存者與以色列維安部門的首長。波蘭這個國家雖然孕育猶太人的靈魂,但令人難過的,這裡也是最大的猶太人墳場。你無法抹滅這段歷史,既豐富、完整,又充滿痛苦。以色列正在密切關注波蘭學術界及政界關於記憶與責任的辯論。我們尊重波蘭人民內部的調查與內心自省。但在我們討論的過程中,也發現雙方歧見很深。」


「正是因為與波蘭、猶太人之間的特別關係,我們要求波蘭持續致力於大屠殺時期整起事件的過程、全面及不受限制的研究。兩國曾經同意過,這件事有其價值。政治家有責任形塑未來。歷史學家則有責任描述過去且研究歷史。任何一方都不該從某個領域偏離正軌,偏向另一個領域。」


杜達(Andrzej Sebastian Duda)總統一場演講中表示:「猶太人經歷的苦難是超乎人能理解的。但是今日我們一起出席這個場合證明了生命戰勝死亡。」該演講中其堅定的強調德國應為著大屠殺受到譴責。他也同時指出,粗略計算的話,大屠殺的猶太受害者有一半左右是有波蘭血統的。

「今日我們以尊重、崇敬與同胞的心情看待以色列這個國家」杜達(Andrzej Sebastian Duda)總統上述表示。「納粹毀滅人類的計畫以失敗收場。猶太人終得以倖存。」

而兩國其他重要人士也同時在典禮上致辭。

馬太福音5:4
哀慟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得安慰。

馬太福音5:7
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

 

親愛的天父,我們將波蘭和以色列兩國的關係帶到祢面前,為著波蘭明白神的心意向神禱告,求神幫助波蘭在一切政策及法律的制定上都能夠合乎主意,不再是用民意及社會觀點來當作法案判斷制定方向,而是充滿憐恤及關懷,求神醫治波蘭這個國家過去歷史中因著二戰納粹政權迫害,造成國家集體的損傷,神的憐憫和愛要進入,好叫波蘭能領受父神的愛來憐憫猶太大屠殺的倖存者,一切的冷漠及自我中心要從波蘭這個國家離開,波蘭及以色列要真實合一在基督耶穌裡,兩國能夠一同回到父神面前,向神尋求,越過歷史性的傷害,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