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利亞數字攀升

從俄羅斯遷往以色列的移民浪潮

促使阿利亞數字攀升

同時,從猶太移民事務局的數據顯示,

美國和法國遷往以色列的猶太人數量持續下滑人

日期:2019 / 08 / 08
編審:雲嵐牧師 / 翻譯: Florence

以下新聞出處:Haaretz

 

2018年6月21日,法國猶太人歸回者抵達以色列。(Credit: JACK GUEZ / AFP)

 

根據以色列猶太移民事務局的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移民到以色列的人數增加了四分之一以上,幾乎全是來自俄羅斯持續攀升的阿利亞。在2018一整年,移民顯示出5%的平緩上揚。

1月到6月期間,從俄羅斯歸回以色列的人數增加了73%,多過來自其他國家的阿利亞—尤其是法國和美國。實際上,俄羅斯移民佔阿利亞總數的一半以上(51%)。在2018年,俄羅斯的移民人數增加不到50%。

數據顯示,在2019年的前六個月,有來自世界各地16,019人移民到以色列—比2018年同期增加28%。這包括616位法拉什穆拉 (Falashmura) 社區成員,他們是被迫改信基督教的衣索比亞猶太人後裔,歸回以色列的阿利亞行動已懸宕數年。不含法拉什穆拉,半年的阿利亞數字增長23%。」

根據以色列的歸回法(Law of Return),一個人必須至少有一位猶太祖父母,與猶太人結婚或改信歸屬於一認可之猶太社區才有資格認定為阿利亞。一個被哈拉卡halakha(猶太法律)定義為猶太人的人,是出生於猶太人的母親或被以色列拉比主席所認定的一位猶太正統教拉比來認信。因此,一個不是猶太法律上的猶太人也能移民到以色列。

根據人口統計專家的說法,近年來從俄羅斯抵達的大多數移民都不是猶太法律上的猶太人。因此,他們不准在以色列結婚,除非改信正統猶太教,而大多數人拒絕照做。大約有350,000-400,000名說俄語的以色列人屬於這一類,佔近年以色列移民的超高比例。

近年來,烏克蘭是另一個移民以色列的主要來源。根據移民事務局的數據,1月到6月期間總計有3,005名來自烏克蘭的人移民該國,比去年同期稍微增加6%。與同路人般的俄羅斯一樣,這些烏克蘭移民多數都不是猶太法律上的猶太人。

2013年至2015年期間,以色列經歷了一波法國大移民潮。這次大規模流亡事件是因為反猶主義事件增加和當地經濟蕭條引起的。然而,自2015年,當時近8000名法國猶太人移民以色列之後,此數字穩定下降。在高峰時期移居以色列的許多法國猶太人後來返回法國,希伯來語的困難以及難以找到與其技能相稱的工作,被認為是他們成功融入以色列社會的主要障礙。

去年,在總理班傑明‧納坦雅胡的敦促下,以色列政府發起一項用意在吸引法國猶太人回到以色列的特別運動。移民事務局數據顯示,這些努力尚未取得成果:2019年前六個月,來自法國的阿利亞下降23%,移民人數共計799人;與之前2018年的下降比例相似。

因為反猶主義的興起,許多英國猶太人一直在考慮他們在英國的未來。 如果真這樣,以色列似乎不是他們優先選擇的目的地。移民事務局數據顯示,1月至6月期間,有237名英國猶太人移居以色列—只比去年同期增加5名。

同一時期,164名猶太人離開南非前往以色列—比2018年上半年增加12%。一份特別的以色列當地媒體報告來看,最近發現,驅使猶太人離開或至少考慮離開南非的理由,是對自己未來的深切關注—尤其是孩子的未來—當考慮到當地經濟狀況。特別是,他們擔心受高等教育的機會萎縮和配給少數白人人口的工作職位。

移民事務局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共有839名美國猶太人移民以色列—比去年同期下降11%,這樣的數字緊隨著2018年下降的人數,我們看見美國歸回人數持續下降中。

 

以賽亞書 49:22
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必向列國舉手,向萬民豎立大旗;他們必將你的眾子懷中抱來,將你的眾女肩上扛來。

阿摩司書 9:14-15
我必使我民以色列被擄的歸回;他們必重修荒廢的城邑居住,栽種葡萄園,喝其中所出的酒,修造果木園,吃其中的果子。我要將他們栽於本地,他們不再從我所賜給他們的地上拔出來。這是耶和華─你的神說的。

 

禱告

親愛的天父,我們為著散居在世界各國的猶太人能持續歸回以色列來仰望祢的慈愛與憐憫! 天父,祢已照著祢的應許,向列國舉手、向萬民豎立大旗,我們仰望祢將引領更多的猶太百姓歸回以色列故土 ,並將他們栽種在本地;奉主的名祝福所有以色列政府發起的政策或運動,都要有效地促使各國猶太人歸回,並進而幫助他們融入當地生活;我們仰望祢的大能作為,當歸回的猶太人渴望更多認識並親近祢時,祢就漸漸揭開他們心上的帕子,他們就因承認耶穌是彌賽亞而得著救恩並進入命定,禱告奉主耶穌基督寶貴的聖名祈求,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