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索比亞政變情勢

衣索比亞政變情勢

編審:雲嵐牧師 / 編譯:陳錫安

 

新聞出處:https://www.bbc.com/news/world-africa-48743081
您可參閱以上出處,此新聞頁面下方有記者會影片,
衣國總理辦公室發言人講述參謀總長被叛軍所殺緊張情勢。

 
超過一億居民、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內陸國家:東非衣索比亞,一個非洲第二大國的國家於6月22日晚間爆發軍事政變,衣國的參謀總長與阿姆哈拉州(Amhara) 州長分別遭到叛軍殺害。當我們一知道消息時,擔心的仍在那首都阿迪斯阿貝巴 (Addis Ababa) 以及北方的貢德爾市 (Gondar) 等候回家的衣索比亞猶太人 (貝塔以色列人)。

 

 

領導這次軍事政變的是一名已故將軍,阿薩敏紐.史吉准將 (Asaminew Tsegi),曾因涉及政變企圖,於2009年被判終身監禁,直到新任年輕僅42歲總理阿比.阿邁德 (Abiy Ahmed) 於2018年上任後,以全國和平進程進行政治特赦,釋放了一萬多名以上受前朝政府打壓的政治犯。

阿薩敏紐 (Asaminew) 被釋放出來後,因是阿姆哈拉人,且仍擁有其種族非常大的勢力,他一直主張為阿姆哈拉提供更多自治權,對於權力和土地分配、以及跨州移民長期被其他種族欺壓等呼籲自己的族裔群體成員武裝自己並加入當地民兵;且深受年輕人愛戴。這次被釋放出來,立即招兵買馬企圖叛變,6月22日兵變後,衣國全國上下網路通訊完全中斷,直到24日清晨為止,仍處於全國封鎖高度緊張狀態。阿薩敏紐 (Asaminew) 未遂政變,逃亡了36個小時之後,6月24日被警察開槍死亡。

 

左圖與右下圖:膚色區塊為衣索比亞國家,鄰國有肯亞、索馬利亞、吉布提、厄立垂亞、蘇丹、南蘇丹等國家。粉膚色區塊為衣國內境種族衝突與蹂躪嚴重的地方,因著當地種族與從外境其他國家等民族之間的衝突,造成數百人喪生,且迫使衣國境內跨州有70萬公民在短短四個月內遷移。而這樣的衝突造成衣國新上任的阿比總理無疑是民主改革方案中最大的阻礙。右上圖:這次叛軍政變的首領阿薩敏紐.史吉(Asaminew Tsegi)。(照片出處:http://www.newscast-pratyaksha.com/english/ethiopia-tsige-2/ 文字:陳錫安)

 

衣索比亞國內種族複雜,境內九大州各派別彼此勢力拉扯,新上任的阿比總理不僅改革精簡任用僅20位內閣,且許多都是女性部長,其中讓大家刮目相看的除了總統為女性之外,另外有國防部長、統領警政與情報等機關的和平部長,20位內閣就有10位是女性部長,這對於過往都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改革新作風,也引來許多其他種族派別的更深敵對。這位年輕改革新作風的阿比總理,在與鄰國厄立垂亞長達20年的戰爭後,一上任即促進達成了和平協議,這在去年 (2018) 一度成為諾貝爾和平獎的熱門人選之一。

 

衣國阿比總理,具有改革能力與前瞻新作風。讓我們為這位執政掌權者與內閣禱告,容我的百姓去,成為能祝福貝塔以色列人回到應許之地以色列的元首。「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這是好的,在神我們救主面前可蒙悅納。」(提摩太前書二1-3) (Photo: Getty Images)

 

無法平靜,危險叢生

根據國際媒體BBC報導,衣國境內南方僅佔全國人口4%的少數民族錫達馬(Sidama) 於上週四7/18宣布自主建州,部落種族與政府維安部隊開始發生衝突,截至目前 (7/22) 為止,根據當地媒體報導,至少有25人喪生。衣索比亞南方地區,錫達馬民族早已向剛上任的阿比總理提出建立自治州的公投申請,然而因著國內多次政變,導致民主經濟改革嚴重受損,也無法在最後公投期限內舉辦公投。人民不願再等,雖然已與政府和談再延五個月後公投;然而還是止不住人民的怒火,展開抗爭一發不可收拾。

目前衣國境內南方地區無論大小城市網路收訊全面封鎖,觀光客嘗試著要趕緊離開,許多家人仍然聯絡不上。

 

截至7月22日止,衣索比亞南方的錫達馬 (Sidama),至少已有25人喪生。群眾目前仍與政府維安部隊衝突中,求神憐憫,盡快平息並幫助政府有智慧有能力解決國內的各樣種族複雜之題。(Photo: Tiksa Negeri/Reuters)

 

盡快撤離

上個月衣索比亞爆發一場非常嚴重的軍事政變,不僅國內州長被槍殺,就連參謀總長也被叛兵槍殺解決。雖然阿比總理立即且明快處理,將政變整個壓制下來,並板回一城,但如今南方又發生震盪,死了更多人;衣索比亞境內政局的詭譎多變,已經明顯地指出有必要將其餘的衣索比亞猶太人迅速地帶回以色列。

讓我們為以色列與衣索比亞兩個國家之間關乎歸回的進程禱告,求神在這些時候,加快雙方的腳步;無論是文件上的申請、以色列中途之家的預備、等待歸回百姓的安危,求主堅立祂百姓手中的工作。

惟願在這些時候,神催促我們補糧的心志,好教我們在對的時刻做對的事!惟願歸回的警鐘敲響在您我心中!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感謝台灣眾教會在現今時刻與衣索比亞猶太人同站立,謝謝您,因著您的奉獻與禱告,我們與您分享今年所做成的;讓我們在這下半年,繼續加油!

 

以上圖示,您可點閱關注衣索比亞猶太人歸回之路~

 

上行.繼續往著標竿直跑

散居在海外的猶太人,無論在哪些國家,父的心總是要他們回家。當這些猶太百姓回到耶路撒冷,這些歸回的百姓我們稱其為阿利亞(Aliyah)「希伯來文 עֲלִיָּה」,猶太百姓因著內心的渴求與禱告,回到耶路撒冷,這樣的歸回之路是上行;這不是移民、也不是從一個地方遷移至另外一個地方,這是一個委身,是向神的委身,明年我要回到耶路撒冷,每一年我都回到這裡,為要朝見祢的面。

衣索比亞猶太人身處在衣索比亞仍然是非常忠心地敬拜神,過往歷史洪流裡,雖經歷了逼迫、文化衝擊著猶太傳統,但仍然忠心地持守著猶太人的身份。

因著歸回人數上的限制,現今的我們很難想像著與肉身至親的骨肉家人分離兩地生活苦念著彼此的心境與痛苦,有的時候是母親在這裡,孩子仍在衣索比亞…,至親分離很是痛苦。

另外,生活在衣索比亞等候歸回的猶太人,其生活條件是何等艱難,就說貢德爾市吧,如此這樣等候歸回之處,衣國政府將所有等候的百姓都放這裡,大家生活在一起,政府沒有給予妥善良好的生活環境,在這裡,一個家庭要接待遠方來的朋友是天方夜譚,不只是家徒四壁的問題,而是在這裡,每個家庭擠在一處生活著,想想一個到處是滿目瘡痍、充滿著政變的國家,又有什麼能力來祝福著她那被邊緣化的人民呢?衣索比亞猶太人在衣索比亞是不被接納的!

 

阿利亞歐希拉.芙蕾德蔓 (Oshra Friedman) . (Credit: ICEJ)

 

Oshra Friedman 於1984年歸回以色列,當時的她只有5歲,被父母告知要歸回以色列,僅在一晚,全家人打包了所有行李,跟著眾人在夜晚悄悄地行動,他們行走了三個月,終於來到了蘇丹,搭上從蘇丹空運歸回以色列的航班,此次歸回行動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摩西行動。

1984年衣索比亞大饑荒,經由以色列國防軍、以色列中央情報局、美國駐喀土穆大使館以及僱傭軍、並蘇丹國家安全部隊等合作,將8,000名衣索比亞猶太人從蘇丹送回以色列。然而當時,衣索比亞猶太人徒步先逃往蘇丹,在跋涉的旅程中,至少有四千名死於嚴峻環境的徒步中。

如今我們看見歐希拉不僅讀完了博士班,更是三個孩子的媽。歐希拉 (Oshra) 內心激動不已地向列國基督徒獻上感謝,她深知ICEJ所做的歸回支持,她感謝著如今列國基督徒為著衣索比亞猶太人歸回所付出的心志與奉獻,更重要的是她深知父愛她的心。

 

歐希拉與夫婿並三個孩子全家照。(Credit: ICEJ)

 

2019年上半年,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使館奉獻支持衣索比亞飛回以色列航班日期與人數:

 

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使館預計今年帶回衣索比亞阿利亞共計1800位,台灣ICEJ認領十分之一的人數,他們的機票費用,支持180位衣索比亞猶太人歸回。讓我們帶他們回家,這是父的心意!你們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

 

以賽亞書 43:5-7
不要害怕,因我與你同在;我必領你的後裔從東方來,又從西方招聚你。我要對北方說,交出來!對南方說,不要拘留!將我的眾子從遠方帶來,將我的眾女從地極領回,就是凡稱為我名下的人,是我為自己的榮耀創造的,是我所做成,所造作的。

腓立比書 3:14
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

 

禱告

親愛的天父,我們把衣索比亞動盪的時局帶到祢面前,求祢恩待,將祢的平安臨到那地,使衣索比亞的領袖與百姓在祢的大能中得著安息;也求主保守貝塔以色列人的歸回之旅在其中沒有任何攔阻,所有等候歸回的Aliyah都能順利回到以色列。父神,我們要感謝祢賜福台灣眾教會弟兄姊妹透過奉獻不斷支持歸回事工,幫助許多Aliyah回到以色列得以安家立業,促使他們再次成為「以色列祝福列國」的器皿;求主持續帶領華人在祝福以色列的行列中不斷前行,使我們與主祢再來的國度有份,願我們的擺上滿足主祢的心意,禱告是奉耶穌基督寶貴的聖名祈求,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