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70週年:展望進入以色列歷史新的篇章

  以色列70週年:展望進入以色列歷史新的篇章

新一代猶太復國運動擁護者們正在為以色列的2048年開闢道路


翻譯:Marina Chang / 編審:雲嵐牧師 / 出處:Jerusalem Post / 電子報刊登日期:2018/04/26

內蓋夫的荒野:一個充滿改變、更新和盼望的地方。(photo credit: COURTESY PR)

「還沒人寫下以色列國的下一個篇章」羅尼·弗拉默(Roni Flamer), OR Movement公司總裁和共同創始人,近期對耶路撒冷郵報說道。他在以色列第70個獨立日到來之前發表了這些概述,從過去尋找靈感,勾勒出他對未來的願景—2048年的以色列。

「以色列國是一個非常富有的國家,世界上最強的經濟體之一,有著很好的GPD(國內生產總值),但是另外一方面,大部分人口的情況並不出於良好的狀態—國家正在走向成功,而她的人民卻不是這樣。」弗拉默(Flamer)說道。

圖片來源:Mika Lee

「2年前,我們決定展望以色列今後的30年」弗拉默(Flamer)解釋道, 「我們曾經很肯定地認為有人會有今後30年的計劃,然而當我們向政府官員們詢問時,我們才明白對於將來沒有任何計劃。」

既然如此,OR Movement 決定為未來的30年開發一個雄偉的計劃使以色列周邊地區能夠擴展和發展,與中心地區可以匹配。

弗拉默(Flamer)補充道:「30年後,將有1,700萬人住在以色列,他們不能夠都住在市區,因為這根本不可持續。怎麼會沒有人具有前瞻性,不利用機會,也不意識到如果我們現在不做些什麼,以色列以後就會成為一個第三世界國家?」

因此,2048年以色列的目標是看到這樣的現實:以色列人口擴展,約900萬人居住在中心地區和耶路撒冷,350萬人住在內蓋夫,450萬人居住在加利利。

這個願景背後的理念是:以色列將成為一個有3個主要中心區域的國家–就像美國擁有波士頓、紐約和華盛頓三個主要特色鮮明的大城市,並各自以自己的利益為中心。

我們覺得我們正在撰寫新的猶太復國運動,一個需要照顧窮人、極端正統派和阿拉伯以色列人的新猶太復國主義,它涵蓋許多不同的人群。 The OR Movement 一直以來是弗拉默(Flamer)和一群他孩提時代的朋友們的一個長期夢想,他們中的三人曾在同一所學校上學。

弗拉默(Flamer)說:「這個想法出現在我們高中時代一起飛往波蘭參觀集中營時,當我們回來時,那個想法是,面對我們看見所有的黑暗,我們需要光明。高中畢業後,在部隊服役時,一直懷有這種想法的一群朋友決定花半年時間徒步走遍以色列,與全國各地的人交談和交流。服役後,我們發現了大衛·本-古里昂(David Ben-Gurion)在1954年寫給阿摩司·奧茲(Amos Oz)的一個信息,他說如果1,000個年輕人站起來做好事,並且承擔國家所要求他們之外的責任,『光就會驅除黑暗』,這後來成為了這個機構的指導原則和它名字的起源。我們意識到內蓋夫和加利利地區佔全國的75%,如果我們可以開展關於這些地區的一個新故事,這將會是年輕人的新機遇。」

弗拉默(Flamer)和他的共同創始人奧菲爾·費雪(Ofir Fisher),這個機構的執行副總裁,決定傾其所有投入他們的這個理念,為其他人塑造一個效仿的榜樣。

於是在1999年,他22歲那年,弗拉默(Flamer)離開了市區,搬到了內蓋夫,努力發現一個新的定居點–凡撒那(Fansana)。

弗拉默(Flamer)說:「不知道什麼緣故,我們把這個定居點建設為一個示範,今天有950人住在那裡。即凡撒那(Fansana)成功建設之後,他們兩人決定在2000年建造另外一個定居點–梅爾哈夫(Merhav Am)。我們未曾真正細想過,我們只是在什麼也不知道之前就跳入了水裡」,每年我們都建造另外一個定居點–我們就像生活在夢境裡,我們不了解現實。」

在他們起初的幾年,弗拉默(Flamer)和費雪(Fisher)一路遇到了無數困難。

「這不是個簡單的任務。建造一個新的定居點意味著什麼?你需要建造街道,並且將人帶到這裡來。」弗拉默說。「困難之處在於你承擔責任把人們帶來並在新的地方生活。」

於是,兩個人也決定嘗試其他方法,即擴張現有發展中的城鎮,然而他們卻遇到了阻力。

「我們試著走入現有的莫沙夫Moshavim(定居點的村落,與集體農場類似,強調社區勞動)和發展中的城鎮,但沒人接納我們。」 弗拉默(Flamer)說:「沒人理解為什麼當所有人都想離開發展中城鎮的時候,兩個年輕人想要進來。」

想要為其他人開立道路而在內蓋夫住了3年後,弗拉默(Flamer)和費雪(Fisher)明白他們年輕時的想法已經變成了一生的使命,他們在2002年創立了OR Movement!

從那時起,這個機構已經在周邊地區建立了8個定居點,鞏固了現有的集體農場,並幫助了一些60個城鎮擴張和發展。

圖片來源:working together現代共創家園(kibbutz)示意圖

「有些集體農場在過去的3年都沒有新的家庭加入,沒有新生兒出生,我們幫助他們發展。」弗拉默(Flamer)說道。

雖然這些都是了不起的成就,但弗拉默(Flamer)意識到實現他們的願景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

2005年,OR Movement參加了Tochnit Darom南部發展計劃,一個政府投資500億舍克勒將60萬人帶入內蓋夫和加利利的計劃。

弗拉默(Flamer)說:「當時我們說:『哇!我們的夢想成真了。』但2年以後,我們意識到國家雖然做了如此美好的決定,可實施起來卻極其艱難。」

如今,弗拉默(Flamer)對於擴展內蓋夫地區的想法卻是更加的老練和現實,雖然他仍舊堅持著年輕時的樂觀。

弗拉默(Flamer)表示:「現在我們和政府密切合作來發展內蓋夫,至今我們已經幫助國家投資了40億舍克勒。」

事實上,該機構參與的項目之一就是在迪莫納(Dimona)郊外建設一個迪斯尼樂園。2010年,弗拉默(Flamer)說:「機構明白僅僅建立定居點對於發展內蓋夫是不夠的。我們離開凡撒那(Fansana),搬到耶羅哈姆(Yeroham一個發展中的城鎮)居住。你自己不住在這裡,你就不能說服別人搬來這裡。」弗拉默(Flamer)說道。南部地區的未來是通過這些發展鎮來打造的,第一波「先鋒者們」需要重新在這些發展鎮中安家,來給這些邊緣地區帶來新的想法。如果我們可以帶來11萬新的人口,他們會帶來新的想法,並且會有雪球效應,30年後也許就會有300萬人住在南部地區。當弗拉默(Flamer)的機構正在追求這個夢想時,最終它需要政府的支持來取得成功。

我們知道政府真心希望這個夢想會實現,政府可以有一個歷史性角色—它有機會提前思考,提前建設、發展和擴張這個國家。」

弗拉默(Flamer)補充道:他也相信以色列公眾明白擴展和堅固邊界地區的需要,因此他希望OR Movement 會成為一個全國性運動。我們在做無人做過的事情,我們覺得過去的15年只是未來15年的一個培訓期,我們不見到夢想實現是不會歇息的。」

以賽亞書43:19-21
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 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 我必在曠野開道路, 在沙漠開江河。 野地的走獸必尊重我; 野狗和鴕鳥也必如此。 因我使曠野有水, 使沙漠有河, 好賜給我的百姓、我的選民喝。 這百姓是我為自己所造的, 好述說我的美德。

 

親愛的天父,我們獻上感恩,看見在以色列有年輕的世代願意興起並充滿遠見,願意起身參與建造國家的工作,按著神的真理治理及管理土地,並且以身作則來參與共創家園(kibbutz)的建設,我們為此受激勵也為著以色列禱告,求神幫助以色列政府及內閣團隊,有從神而來的智慧與策略,在內政、人力資源分配、居住空間使用、移民政策、城市建造發展⋯⋯等治理政策上能做聰明及智慧有效的管理,求神為以色列預備夠用的恩典,使以色列發展如同黎巴嫩的香柏樹,發旺並不斷結果子,並且祝福南地的內蓋夫沙漠,雖是沙漠卻要湧流江河;雖是世人眼見貧乏之處,卻要成為祝福之地,使列國因著看見神在以色列的奇妙作為就見證神的信實與大能,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