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甘茨倒閣

透析甘茨倒閣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著作所有,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翻譯:豐盛|編審:雲嵐牧師

新聞出處:TOI|新聞日期:2020/3/27

 

一反之前殘酷無情的政治僵局,甘茨願犧牲,成就政局穩定

儘管以色列面臨緊急情況,亞伊爾.拉皮德(Yair Lapid)仍不願放棄他的政治盤算。甘茨甘願放下他的政治生涯,選擇與納坦雅胡聯盟,希望幫助困境中的國家渡過難關。

 

2020 年 2 月 26 日,時任藍白政黨領袖甘茨(Benny Gantz)在卡夫馬加比厄(Kfar Hamaccabia)召開記者會。(Tomer Neuberg/Flash90)

 

甘茨在週四(3/26)的大轉彎,遭到過去盟友的嚴厲譴責。

以色列未來黨(Yesh Atid)黨魁,過去一年也是藍白政黨中僅次於甘茨的第二號人物拉皮德,他公開表示:「甘茨今天決定脫離藍白政黨,選擇卑躬屈膝地加入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政府,然而我們當初會聯盟,也是因為甘茨曾看著我,對我說,絕不會坐上這糟糕政府的位子,我是如此地相信他。」

拉皮德似乎想要知道,甘茨究竟想從藍白政黨的分裂中證明什麼,拉皮德表示:「今天組成的不是的政府,也不是緊急政府,而是另一個納坦雅胡政府。甘茨這次不戰而降,選擇卑躬屈膝地加入納坦雅胡政府,投身哈雷迪極端正統派(Haredi-Extremist)陣營。」

就某個重要意義來看,他說的沒錯。甘茨決定加入納坦雅胡的陣營,明顯就像個敗兵之將。

藍白政黨終於可以掌握以色列國會(Knesset),屆時將可選出新的國會議長;納坦雅胡因害怕國會對他不利,首次以低姿態願意接受聯合政府的重要會談。就在政治鬥爭達到最高峰之時,甘茨卻拋下手中幾張最有價值的王牌。

以色列未來黨國會議員奧弗.謝拉(Ofer Shelah)週四(3/26)忿忿不平地表示:「在重要時刻,甘茨卻打退堂鼓。」

 

2020年3月26日,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在以色列國會。(Knesset)

 

更糟糕的是,就在週四(3/26)下午,甘茨從納坦雅胡獲得些許含糊承諾之前,藍白政黨就已陷入四分五裂的局面。目前新政府還在針對一些細節進行磋商。甘茨已封鎖了未來任何能夠透過大選,挑戰納坦雅胡的機會。而他操盤解散藍白政黨,其中包括他自己成立的以色列韌性黨(Israel Resilience Party),至關重要的是,還有拉皮德的組織嚴密且擁有龐大動員力的未來黨。畢竟,藍白政黨當初的結盟也就靠著這兩個政黨:韌性黨與未來黨。

甘茨已將之後僅有的決定權交給了納坦雅胡:原本納坦雅胡極度擔心,藍白政黨計畫要推動立法,禁止被起訴的國會議員納坦雅胡擔任以色列總理。然而,甘茨違背了「要求納坦雅胡下台」這樣明確的競選承諾。

納坦雅胡現今的確承諾在18個月內,也就是2021年9月,要從總理大位上下台一鞠躬。據報導,內政部長也是創建宗教沙斯黨的阿里耶.德里(Aryeh Deri)答應成為保證人,確保納坦雅胡會履行承諾;但無人相信他的話,尤其是甘茨。畢竟德里曾經在1999年被判處與現今納坦雅胡三案件一樣,身受賄賂、詐欺、背信罪,當時曾被判處三年徒刑。

 

2019年4月30日,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右邊)和國會議長尤利·埃德爾斯坦(Yuli Edelstein)在國會舉行利庫德黨(Likud)的派系會議。(Noam Revkin Fenton/Flash90)

 

甘茨儼然已知道他勢必得放棄所有,甚至極有可能無法登上總理大位;這個部分在新聯合內閣仍在協商階段期間,甘茨被要求任命為國會議長,就可看出端倪。

甘茨緊抓住這個議長寶座,作為牽制納坦雅胡的最後手段。如果納坦雅胡違背承諾,這個位子可讓他(如同利庫德黨的尤利·埃德爾斯坦在過去兩週的示範)打亂納坦雅胡的立法規劃,包括繼續推動反納坦雅胡法案。

這也表示,甘茨還是不完全信任納坦雅胡,難保納坦雅胡隔天不會在背後捅他一刀;例如利用現在藍白政黨解散之際,試圖拉攏一名藍白政黨國會議員,加入他的聯合內閣,讓甘茨陷入困境。因此2021年9月擔任總理一職並不是安全可靠的。

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甘茨做出如此驚人的倒閣舉動,為何時間點就選在現今納坦雅胡最絕望的時刻,而且就在前國會議長埃德爾斯坦辭職下台的隔一天,要求進行一年來首次的聯合政府重要會談?

問題的答案就出在拉皮德身上,特別是他在冠狀病毒危機期間的舉止表現和優先考量上。

 

2020年2月20日,拉皮德(左邊)和甘茨在特拉維夫向支持者發表談話。(Tomer Neuberg/Flash90)

 

甘茨的世界觀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他還是認為納坦雅胡貪贓舞弊,會讓以色列的公共事務趨向腐化。納坦雅胡這個人一般而言,雖然願意看重公眾福祉,但在危急關頭,仍會選擇將個人利益凌駕於公眾利益之上。

不過就在上個月,甘茨似乎愈來愈確信他的重要政治夥伴拉皮德,其實和納坦雅胡半斤八兩。

甘茨一生投身軍旅,隨著冠狀病毒疫情在以色列爆發,他眼看著拉皮德和納坦雅胡在疫情期間,繼續他們的政治盤算和政治操作;尤其是尤利.埃德爾斯坦趁著全球疫情蔓延之際,前所未有的關閉國會,意圖不讓藍白政黨主導國會,這些都讓甘茨感到震驚與憤慨。然而,甘茨也親眼目睹自己陣營內的政治操作,拉皮德想要推舉未來黨國會議員梅爾.柯恩(Meir Cohen)擔任國會議長,並壟斷聯盟內部的領導階層,以立法手段,迫使納坦雅胡下台。

甘茨身為以色列國防軍(IDF)的前參謀長,在他短暫的政治生涯中,也曾經歷三次激烈大選,是政治沙場老將,對於政治的殘酷面一點都不陌生。儘管如此,冠狀病毒流行並開始蔓延,還是令他憂心。過去一年來,惡毒操弄政治的戲碼,完全不因公共緊急危難當前而停滯下來,這讓他無比訝異;從週四(3/26)他身邊幕僚的說明,還有他擔任以色列國會議長以來首次發表的演說中,就可略知一二。

當一個政治人物出現始料未及的轉變時,觀察他如何看待手中的籌碼,通常相當有幫助。就甘茨的例子,他的決定一點也不讓人意外。

 

2019年2月19日,甘茨在特拉維夫公布以色列韌性黨的國會名單。(Tomer Neuberg/Flash90)

 

在甘茨短暫的政治生涯,他的實力不斷遭到低估。2018年底,他成立以色列韌性黨時,左右派人士都不看好。四個月後,他組成藍白政黨,又讓雙方人馬跌破眼鏡。不過,當甘茨同意與拉皮德輪流擔任總理,以鞏固雙方的結盟關係,又讓這兩派人馬有新話題可以大加嘲弄。

右派人士確信,藍白政黨在去年四月份的國會大選就會泡沫化,到了九月份又再說了一遍;到了3月2日大選,他們就不敢再這麼篤定。

至少從3月2日大選開始,輪到拉皮德低估甘茨的實力。這位未來黨黨魁認為,甘茨應該會學納坦雅胡,還有拉皮德自己多年來從納坦雅胡陣營學到的戲碼,玩起強硬掠奪者和贏家通吃的政治遊戲。拉皮德也相信,甘茨的不動聲色,表示他應該只會坐壁上觀,讓未來黨帶領這場史無前例的無情戰役,透過立法將納坦雅胡徹底拉下台。

拉皮德與梅雷茲黨(Meretz)的黨魁霍洛維茲(Nitzan Horowitz)和其他人在週四(3/26)對甘茨的指控,的確有幾分真實。甘茨帶著一百萬張「反對納坦雅胡的選票」,用這些選票投靠納坦雅胡政府。

不過,對甘茨而言,道理其實很簡單,也很務實。他認為他所面對的是兩位納坦雅胡;雖然這兩個政治人物的優先考量,終究不是他能夠認同的。其中拉皮德,無法在國家有難時,提供穩定的聯合內閣;而納坦雅胡卻可以。

 

2020年3月3日,藍白政黨拉皮德在特拉維夫參加選後活動。(Miriam Alster/Flash90)

 

優先事項

很顯然,甘茨現在也認為,藍白政黨的機會已快速消逝。以色列新聞12頻道(Channel 12)在週四(3/26)的報導指出,根據藍白政黨所做的民調顯示,如果舉行第四次大選,藍白政黨恐怕將注定落敗。甘茨也表示,他認為在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蔓延之際,再度提出大選的想法令人不安。

甘茨做出的民調也顯示,儘管拉皮德不同意,但三月大選中,有高達 61% 的藍白政黨選民傾向組成聯合的緊急政府;而不願採取拉皮德這幾天提出的主張,將由藍白政黨支持敵對陣營利庫德黨成立少數派政府。如果梅爾.柯恩(Meir Cohen)在週四(3/26)當選國會議長,那麼拉皮德的主張將無可避免。

同時,根據甘茨同黨的一名藍白政黨官員在週四(3/26)提出的說法:「亞伊爾.拉皮德(Yair Lapid)根本是為了反對而反對。他認為是他在領導藍白政黨,可以完全照他的意思走。」舉個例子,拉皮德就認為自己可以成為聯合政府的閣員。因此「拉皮德決定解散藍白政黨」,也不願意追隨甘茨的腳步,加入納坦雅胡領導的政府。

甘茨過去的盟友指責他背叛。但對甘茨來說,他選擇投靠納坦雅胡,是為了對抗納坦雅胡和拉皮德之間化解不開來的仇恨,以及帶來的政治僵局。

甘茨於週四(3/26)深夜在推特上發文,以一貫拘謹的方式來回應拉皮德和摩西.亞阿隆(Moshe Ya’alon)先前對他的譴責:「拉皮德和亞阿隆,感謝您們過去一年來和我一起走在這條政治之路上。在我眼中,您們是向來熱愛以色列的愛國主義者,無論在何處,都願為這個國家挺身而出。但是我相信,在這樣艱巨的時刻,特別是以色列正面對冠狀病毒的危機和帶來的影響;我們終究不該讓這國家再進入第四次大選。終究就這點上,我們的看法並不一致。」

2020年3月15日,納坦雅胡(左邊),魯文.里夫林(Reuven Rivlin)和甘茨(右邊)在耶路撒冷舉行會談。(Kobi Gideon/GPO)

 

至少在甘茨看來,他反對拉皮德和納坦雅胡的政治主張,因此促使他推動近期的計畫。從聯合政府會談的相關報導中透露出的訊息是,甘茨預計在未來幾個月和納坦雅胡展開「合作」。簡單來說,他打算阻撓並中斷,他認為納坦雅胡和他右派盟友做過最糟糕的政治盤算。

他仍認為納坦雅胡罪有應得,打算盡可能降低這位以色列總理帶來的道德危害。因此他強烈要求,由以色列韌性黨出任以色列通信部(Communications Ministry)和司法部(Justice Ministry)部長;因為據稱只要對方在媒體上替納坦雅胡做正面報導,納坦雅胡就會運作有利於媒體大亨商業利益的政策;另外,納坦雅胡也任命效忠他的奧哈納(Amir Ohana)擔任以色列司法部長,司法部長具備行政權,可監督國家檢察官偵辦以色列總理的貪污案。

根據先前的報導指出,以色列韌性黨的尼森柯恩(Avi Nissenkorn),也是該黨僅次於甘茨的最資深成員,預計將出任司法部部長。甘茨也想取代利庫德黨的爭議人物文化部長蜜瑞.瑞傑芙(Miri Regev)。

總而言之,只要納坦雅胡和甘茨的夥伴關係持續下去,許多右翼最棘手的議程都將束之高閣,或是遭到徹底逆轉。

隨著會談中逐漸傳出甘茨要求條件的消息,也難怪聯合右翼黨(Yamina)的莎凱得(Ayelet Shaked),也是前司法部長,會在週四早上憤怒地發推特表示:「如果右翼陣營將司法單位轉交給左翼陣營,此舉等同投降」。

右翼人士正為了納坦雅胡這一年來,從三次馬拉松式選舉中勝出而大肆慶祝。不過,右翼過早在3月3日慶祝,如今卻因為新盟友甘茨強加在他們共主納坦雅胡身上的要求,而感到後悔難堪。甘茨的實力連續被右翼人士低估,現在他似乎有意擦去這些人臉上那抹勝利的微笑。

經文與禱告

詩篇118:1-4
你們要稱謝耶和華,因他本為善;他的慈愛永遠長存!願以色列說:他的慈愛永遠長存!願亞倫的家說:他的慈愛永遠長存!願敬畏耶和華的說:他的慈愛永遠長存!

以弗所書1:20-23
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使他從死裡復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又將萬有服在他的腳下,使他為教會作萬有之首。教會是他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

 

禱告

親愛的天父,為著現今以色列政局局勢來向祢獻上歡呼,百姓不必再經歷拉扯,社會動盪因著兩方局勢聯合組建政府而得以安撫,至少這一步我們看來,是百姓之福。願以色列百姓都說,祢的慈愛永遠長存!天父,現今是籌組內閣之際,我們為著甘茨的韌性黨與納坦雅胡右翼各黨派再次地交託仰望在祢的手中禱告,求祢調度萬有得以成全一個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的內閣緊急臨時政府;祢在國會當中做王掌權,是祢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能夠從死裡復活並掌管人心,是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都要降服祢,並為祢所用。天父,同時我們也要為以色列猶太人彌賽亞信徒教會與阿拉伯基督徒教會興起禱告,教會是祢的身體,祢帶領教會在這關鍵時刻,繼續發出禱告的呼聲,不僅為著國家與疫情制止的需要,更是為著歡迎並等候君王再來預備禱告。雖然現今因為疫情無法聚會,然而就在此時,祢帶領各方家庭建立禱告祭壇,與祢更多地親近,有敬拜的泉源從各家各戶中湧流出來。願亞倫的家說:祢的慈愛永遠長存!願敬畏耶和華的說:祢的慈愛永遠長存!天父,王的心在天父祢的手中,如同瀧溝的水隨意流轉,謝謝祢讓我們看見與經歷祢是又真又活的神,與祢同工真為美好!感謝與禱告是奉靠主耶穌基督聖名,阿們。

 

 


 

認識台灣ICEJ

社團法人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 (簡稱 台灣ICEJ),是ICEJ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 全球第一個華人分部,於2012年正式在台灣登記為非營利機構,其前身為台灣辦事處,於2004年起致力於連結華人眾教會,並分享以色列異象,以禱告和奉獻支持祝福以色列; 每年以奉獻支持關懷猶太人的歸回及慈惠事工、並帶領華人團體上耶路撒冷守住棚節、且每週傳遞以色列當地時事現況及代禱消息給眾教會。更多認識我們或希望收到每週消息,請來信。

E-mail:[email protected]

官網:https://www.icej.org.tw

 

[email protected]:台灣ICEJ

 

 

FB:ICEJ Taiwan 華語

 

 

微信:ICEJ圣城资讯网

 

 

IG:icej.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