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世紀基督徒和猶太人之間的大事

決裂:教會與以色列分道揚鑣之處

日期:2019 / 08 / 23
編審:雲嵐牧師 / 翻譯:張為元

作者:ICEJ總裁 猶根布勒博士 (Dr. Jürgen Bühler)

 

我永遠不會忘記幾年前我在中國溫州與一群家教會領袖的會面,溫州是個有千萬人口的城市,我被告知,這些牧師代表著約百萬的當地信徒,當他們說我是從以色列來到的第一人時,我感到特別榮幸。我開始解釋為什麼以色列對我們很重要,並很快發現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服事結束後,我問領導:「誰教過你關於以色列的事?」我還記得他臉上的疑惑,他回道:「這一切都在聖經裡啊」。

這引出了一個問題:教會發生了什麼事,使她遠離這簡單的事實,成為過去1500年反猶主義的主要力量。對猶太人蔑視的仇恨演說、集體殺戮、強迫改教、宗教裁判所 (又名宗教法庭),以及最後的大屠殺 – 都使基督教成為猶太人的主要敵人,甚至比伊斯蘭教還要多。

現今土耳其伊茲尼克市 (Iznik),古老的門戶。

 

保羅對以色列的教義

使徒保羅在關於以色列的教導更是清楚,這讓人更吃驚,對於他們來說「關於那兒子的名分、榮耀、諸約、律法、禮儀、應許; 列祖就是他們的祖宗,按肉體說,基督也是從他們出來的,他是在萬有之上,永遠可稱頌的 神。」(羅馬書9:4-5)

保羅認知到多數猶太人雖未能接受耶穌為他們的彌賽亞,但他們仍然「為列祖的緣故是蒙愛的」(羅馬書11:28)。如希伯來先知所預言,保羅看到他們拒絕耶穌是臨時狀態(例:以賽亞書6章); 然而他最終也相信「…..所有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羅馬書11:26)」,因此,他告誡外邦信徒不要傲慢地反對猶太人(羅馬書11:18)要思考自己的起源:「…… 那時候,你們與基督無關;被排除在以色列國民之外;在那些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外人;在這世界上沒有盼望、沒有神(以弗所書2:12)」,而現在憑著恩典,在基督耶穌裡,已經得親近了,並分享了 神的應許。

產生裂縫

教會與以色列分道揚鑣的原因和地點之答案很複雜,在這篇短文中無法完全涵蓋。某種程度上,我們可以歸咎於羅馬的政策,但更重要的是,我們應該讓教會自己和其領導人在基督之後幾世紀的議會和宗教會議作出的決定負責。

甚至在第一批基督教會議之前,教會就已經開始遠離以色列及其希伯來聖經的根源,在使徒行傳第15章中記載第一個教會理事會後,情況開始發生變化;首先,教會的人口統計數據穩定變化,雖然源於耶路撒冷,是100%的猶太會堂,但在一個世紀之內,外邦人佔了大多數。耶路撒冷雖仍是屬靈信仰的中心,但羅馬戰爭大幅地改變教會與耶路撒冷和以色列的聯繫,公元70年,提多 (Titus) 摧毀了聖殿,幾十年後,哈德良 (Hadrian) 幾乎將所有猶太人從耶路撒冷和以色列國土驅逐出去,早期教會與屬地和猶太人的獨特屬靈聯繫則被大大削弱;公元136年,當馬庫斯 (Marcus) 成為耶路撒冷第一位非猶太主教時,情況更遭受進一步打擊;與此同時,屬靈重心開始逐漸向羅馬和君士坦丁堡方向移動。

尼西亞公會議和猶太人

然而,最後的打擊發生在公元325年的尼西亞,這個城市的廢墟仍可在土耳其西北部的伊茲尼克 (Iznik) 找到「現今的伊茲尼克城市在古時稱為尼西亞」,這裡是教會歷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公會成就之處。

有很多原因尼西亞公會議十分重要,當基督徒不再是受迫害的少數民族時,這是第一個主教會議。當然君士坦丁此時已接受基督教作為整個帝國的官方宗教,並且是以君王,而非神職人員召集這個委員會來鞏固教會作為他領域內的統一力量。

尼西亞公會議的主要焦點是耶穌身分之認定,兼具神與人的本質。在這一點上,早期的教會充滿爭議,經過漫長而激烈的討論,他們終於就「耶穌問題」達成共識,對於大多數參與者而言,與「猶太人」相關的問題是次要的。

然而,從尼西亞開始,往後隨即而來的議會和神職人員的聚集討論,大部分外邦教會開始脫離其猶太根源。這種轉變發生在三個主要方面:第一、日曆和宗教節日的改變;第二、教會對猶太人態度的改變;第三、對基督徒與猶太人相交的嚴格規定。

聖日的改變

直到公元325年的尼西亞議會,如何慶祝復活節(逾越節)方面在教會裡仍存有分歧,而星期日從未被視為聖日。羅馬教會和其他西方宗教決定將復活節與聖經關於基督在禮拜的第一天復活的說法結合在一起,同時遵循太陽曆 (Julian calendar),而非猶太曆,所有關於聖經逾越節節期的聯繫全被忽略,然而,東方的眾教會保留住受難週加入逾越節的慣例,這使其更加符合舊約、耶穌及其門徒的傳統。

但在尼西亞會議,君士坦丁要求為他的帝國統一基督教日曆,在一封致所有教會給神職人員的書信中,公會寫道:「我們向你們宣布好消息! ……從現在開始,我們不再根據猶太人的傳統,慶祝復活節!」

皇帝親自寫信給東方的眾教會:「我宣佈所有節日中最神聖的(指復活節),尤其不值得遵循猶太人的習俗,是他們用最可怕的罪行弄髒了手,而他們的頭腦是被蒙蔽的。」

君士坦丁以對猶太人的敵意而聞名,他又說道:「因此,我們不應與猶太人有任何相同之處,… 『但』要把我們與可憎的猶太同儕分開,因為聽到他們吹噓說,不跟隨其指示,我們就無法繼續這節期,真是可恥。」

「與此同時」,他補充說,「我們有責任不與謀殺我們主的兇手,有任何共通之處。」

他的推理是雙重的:首先,既然猶太人對耶穌的死負責,他們的傳統一定也是錯的;第二,當時大多數基督徒根本沒有遵循猶太曆法;因此,這是一項基於民主共識的決定,缺乏任何神學基礎。

君士坦丁激進的方式,完全忽略了末日的耶穌基督與聖經逾越節期多重的相似之處。耶穌指示他的門徒準備逾越節的晚餐(路加福音22:7-8),並宣布「我很願意在受害以先和你們吃這逾越節的筵席」(路加福音22:15)。他如同猶太人般在很多方面保留儀式直到如今:耶穌在飯後拿起杯祝謝(哥林多前書11:25),到今天為止,猶太人仍認為第三杯是「彌賽亞救贖之杯」,然後在唱傳統讚美詩:詩篇115-118章後,耶穌上了橄欖山(馬太福音26:30)。保羅也宣稱耶穌是我們逾越節的羔羊(哥林多前書5:7)。

然而這一切全被忽視。

於是,以相同的方式,一個新的、每週的假期 – 星期日被建立。在那之前,星期天根本算不上甚麼,除了某些基督徒在週日早晨上班前的禱告和經文閱讀,紀念耶穌在一周的第一天復活,但君士坦丁的目的是將教會與猶太的習俗完全分開。因此,為了讓基督徒不再遵守安息日,他發明了星期日的新聖日,有某些基督徒勉強同意,但後續的老底嘉會議徹底解決這問題,基本上仍遵守猶太安息日的基督徒被逐出教會。

態度的轉變

保羅對他的人民的愛是深遠的。如果可能的話,他提出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以拯救一些猶太弟兄(羅馬書9:3)都可以,但後來的教會議會完全沒有像使徒保羅對猶太人的熱情,所有猶太人都不受歡迎,包括猶太人自己,新態度是讓猶太人盡可能地不加入教會,而不是保羅的福音「首先是猶太人」,只有當他們「根據尼西亞信經宣告信仰」時,他們才能成為會員;保留安息日的猶太人則被拒絕接受洗禮。

在尼西亞,主教們還要求猶太改教者放棄他們的猶太姓名,並採用基督徒的名字。這完全忽略一個事實:使徒們都有猶太人的名字,馬利亞以約書亞(Yeshua)稱呼耶穌,希伯來語為「救世主」,而不是希臘的平行字伊希索斯(Isesos);而他母親真正的名字並不是「馬利亞」,而是猶太名米利暗(Miriyam)。

對於新約使徒來說,世界包括「以色列家」和外邦人,只有藉著神的恩典,外邦人才能被嫁接到上帝立約的以色列人的天然橄欖樹中。保羅認為他的猶太血統是一種特權(羅馬書3:1; 加拉太書2:15) – 雖然不是拯救的特權,但對尼西亞教會來說,這個聖經的世界觀被顛倒。保羅的問題,「猶太人有什麼長處」不再以「凡事大有好處」回答,而是相反只剩憎惡的仇恨。而不是猶太人「為列祖的緣故」(羅馬書11:28),他們現在是「謀殺基督的」。在各種議會記錄中,該死的名單包括「異端、異教徒和猶太人」,在外邦教會的眼中,他們都是一樣的。在保羅的世界裡,外邦人是沒有神、沒有指望的一群人(以弗所書2:12),這現在竟適用於猶太人 – 這個教義是違反所有新約的教導。

入會規則

所有法律都導致嚴格禁止與猶太人積極接觸,尼西亞和隨後的公會議則教導基督徒應無分於猶太人。在猶太會堂參觀和禱告的領袖將被免職,而這樣做的基督徒們應被「排擠」。老底嘉公會議禁止基督徒們參加猶太的節日,也不准他們在逾越節期間拿無酵餅,宗教會議還規定,你不能允許猶太醫生治療你的疾病。根據主教的說法,慶祝猶太的節期並保守安息日,簡直是「嘲笑基督」。

尼西亞會議對教會歷史的影響

所有的新方法不僅在教會和猶太人之間造成分裂,而且還使教會走上了一條最終導致十字軍東征暴行的道路,殺戮猶太人竟被認為是上帝所喜悅的,這為後來的宗教法庭 (Inquisition) 和最終的大屠殺鋪了路,希特勒竟可引用德國改革家路德來正名他對猶太人的仇恨。

尼西亞會議更悲慘的是,這僅是教會的第二個全球公會,在使徒行傳第15章中的猶太教會,越過猶太人自己的傳統和感情,歡迎並接納外邦信徒;尼西亞的外邦教會,從教會生活中無恥地排拒猶太的一切,並增加世代的仇恨。只有少數基督教運動 – 例如義大利的瓦爾登塞 (Waldense) 復興主義者和英格蘭的清教徒 (Puritans) – 曾經敢於挑戰這種對猶太人的敵對態度。

現代奇蹟

隨著以色列民族的重生和新潮流基督教(稱為福音派)的出現,我們終於開始見證自前世紀下半葉以來,教會與以色列關係翻天覆地的變化。雖然歷史悠久的教會仍在與他們的反猶主義態度作鬥爭,但由於不斷擴大的福音派運動,這些態度發生了很大變化。

猶太人和基督徒之間的分歧似乎被醫治中,甚至比許多人預期的要快得多。在經過如此可怕的歷史後,聽到以色列總理將福音派基督徒稱為「以色列最好的朋友」,簡直就是奇蹟。今天,許多猶太組織都有一個「基督徒朋友」部門,其中包括以前不可思議的猶太大屠殺紀念館的基督徒之友部門,大屠殺紀念館是最崇敬的機構,是紀念猶太教-基督教關係中最黑暗篇章 – 而這需要超越許多歷史性障礙和深刻的情感創傷,但即使是猶太大屠殺紀念館也向基督徒敞開了大門。

在基督教方面,情況也發生了很大變化。今天,許多基督徒認為參與逾越節晚餐,參觀當地的猶太教堂,甚至幫助重建歷史悠久的猶太會堂都是理所當然的。來自世界各地的基督徒不僅支持以色列的無數計畫項目,而且支持他們自己國家內許多猶太社區。對我來說最令人驚訝的是,今天的中國基督徒採用聖經的猶太名字。請記住,尼西亞呼籲改教的猶太人採用基督徒的名字,但現在正好相反。每年都有成千上萬的基督徒訪問以色列的彌賽亞信徒和教會,以體驗和學習他們古老的聖經傳統。

對以色列和教會來說,這確實是個預言中新的季節。在ICEJ我們很幸運能成為治癒兩造歷史性裂痕的一部分,並在末後的日子裡為和解鋪平道路。我們實實在在是生活在激動人心的時代。

今年的住棚節主題是「開始」。許多講員將對神將如何重新開始教會 ——在猶太人的耶路撒冷 – 提供全新的視角。加入我們在重建後的耶路撒冷,並了解我們如何在以色列的神聖復興中所扮演的角色,將教會與以色列的根源重新聯接起來。

最後,請在禱告中考慮你們為以色列和基督教之間的裂痕修復所能做的,畢竟教會有如此長時間的瑕疵,這是您在教會歷史中發光的好機會!

 

羅馬書 11:17-18、24
若有幾根枝子被折下來,你這野橄欖得接在其中,一同得著橄欖根的肥汁,你就不可向舊枝子誇口;若是誇口,當知道不是你托著根,乃是根托著你。 你是從那天生的野橄欖上砍下來的,尚且逆著性得接在好橄欖上,何況這本樹的枝子,要接在本樹上呢!

羅馬書 9:3-4
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 他們是以色列人;那兒子的名分、榮耀、諸約、律法、禮儀、應許都是他們的。

創世記12:3
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

 

禱告

親愛的天父,藉由本期專文,我們為著自己這野橄欖得接在好橄欖樹上同得橄欖根的肥汁,向祢獻上感恩;求祢恩待,使我們屬靈的心眼敞開,知道不是我們托著根,乃是根托著我們。天父,祢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祢永不改變,祢对猶太人的揀選永不後悔,我們感謝祢興起環境,如今許多基督徒來與以色列的彌賽亞信徒教會連結,也在以色列學習猶太古老的聖經傳統;我們看到-教會與以色列的根源重新連接起來了,猶太人與基督徒在歷史裂痕中的傷痛也在祢面前得著和解了。求主祢賞賜我們一顆愛以色列的心,認識且尊榮我們的長兄,因為那兒子的名分、榮耀、諸約、律法與禮儀、應許,都是他們的。天父,求祢興起華人來為耶穌的再來預備道路,也為著一個新人的異象奔跑,奉主名祝福以色列,能進入命定歡迎祢的再來,因為一切的頌讚、榮耀、聖潔、能力和權柄都是屬於祢的!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奉獻支持
(點我)

 

認識台灣ICEJ
社團法人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 (簡稱 台灣ICEJ),是ICEJ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 全球第一個華人分部,於2012年正式在台灣登記為非營利機構,其前身為台灣辦事處,於2004年起致力於連結華人眾教會,並分享以色列異象,以禱告和奉獻支持祝福以色列; 每年以奉獻支持關懷猶太人的歸回及慈惠事工、並帶領華人團體上耶路撒冷守住棚節、且每週傳遞以色列當地時事現況及代禱消息給眾教會。更多認識我們或希望收到每週消息,請來信。

E-mail:[email protected]

官網:https://www.icej.org.tw

 

[email protected]:台灣ICEJ

 

 

FB:ICEJ Taiwan 華語

 

 

微信:ICEJ圣城资讯网

 

 

IG:icej.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