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法一看就全明白了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著作所有,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修改《回歸法》不是保有以色列猶太色彩的最佳良方

 

(Photo: Aeroprints.com via Wikimedia Commons)

 

最近在以色列國會有人提議修改《回歸法》。對於猶太人的非猶太孫子女,有人建議不應該像現在這樣,應讓他們有權回歸以色列,並取得以色列國籍。

為何這項提案會在以色列國會殿堂引發對猶太身份與以色列國籍的激烈爭辯?對於以色列海內外的彌賽亞信徒教會(Messianic Jews community),又能從中獲得什麼啟示?

就在最大猶太節日(High Holidays,指的是贖罪日和猶太新年)前不久,有人在以色列國會的議會中提議修改《回歸法》而引發軒然大波。反對黨國會議員斯穆特里奇(Bezalel Smotrich)「屬於聯合右翼黨 」(Yamina)派系,也是右翼宗教政黨)提議廢除《回歸法》中關於孫子女的條款。他的看法是,以色列是唯一能維護猶太人生存權的所在,因此身為猶太人,我們有歷史責任,應該維護我們國家的猶太色彩。

以色列國會議員斯穆特里奇提到「以色列的猶太色彩」指的是什麼?顯然,他特別指的是猶太正統教派,明確排除世界各地許多以色列人和猶太人信仰的其他猶太宗派。

《回歸法》的歷史背景

《回歸法》是在1950年頒布,為的是保障所有海外猶太人的權利,讓他們能夠以猶太人身分回歸以色列(Aliyah),並取得以色列籍。最初法律上並沒有定義「猶太人」一詞,只提到「每位猶太人都有權以猶太回歸者(Oleh)註一身分來到這個國家」。

《回歸法》上一次修正是在半世紀以前,於1970年通過。一方面,這項修正案藉由定義「猶太人」一詞來限縮回歸以色列的資格。根據猶太教的傳統定義,「猶太人必須母親是猶太人,或是皈依猶太教的人」。

此外,根據這項修正案,如果一個人是猶太人,但卻是「信仰其他宗教者的兒子」,就會剝奪其回歸以色列的資格。不幸的是,以色列最高法院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幾項判決中裁定,根據《回歸法》規定,如果一個人既是猶太人「這是根據猶太律法(Halacha),就是猶太母親的兒子,」但是彌賽亞信徒(Messianic Jews,相信耶穌的猶太人,希伯來文稱耶穌為Yeshua)他們屬於其他信仰的一份子,屬於基督教,根據回歸法,他們就因此無法回歸以色列,成為阿利亞。以色列最高法院的判例曾遭到多次質疑,但到目前為止,這項判例已行之有年,歷經30多年。

另一方面,修正案也放寬回歸以色列的資格,納入猶太人的家人以及直系後裔。自1970年以來,猶太人的子女和孫子女,包括其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即使他們不是猶太人,也有資格回歸以色列。

《回歸法》修正案的目的是要讓猶太人的後裔有權回歸以色列,並取得以色列國籍。這是基於相信,任何人只要因為猶太人身分遭到納粹迫害,就有資格和他們的家人移居猶太家園(Jewish Homeland)。身為猶太家庭成員,雖然他們本身不是猶太人,但在某些情況下,彌賽亞信徒仍可回歸以色列,並取得以色列國籍。

事實上,這項修正案讓許多具有猶太血統的人,雖然本身不一定是猶太人,也能夠回歸以色列。尤其是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初期,那時從前蘇聯移民到以色列的人中,根據猶太人定義,絕大多數都是猶太家庭成員,而不是猶太人。

斯穆特里奇提議的《回歸法》修正案:在以色列國會議事廳引發激烈的討論

今年(2020年)八月底,以色列國會的議事突然陷入一片混亂。以色列國會議員也是反對黨成員斯穆特里奇(Bezalel Smotrich)提交一份法案,建議修改《回歸法》,目的是為了「維護以色列的猶太色彩」。該法案有一部分是建議修改《回歸法》中的「孫子女條款」。根據這項修正案,猶太人的非猶太孫子女將不再享有《回歸法》賦予猶太人的權利。

斯穆特里奇解釋道:「現行法律讓猶太人的孫子女能夠享有猶太回歸者(Olim)的權利,即使他們自己『有時甚至是他們父母』都不是猶太人。這種情況讓許多與猶太人沒有淵源的人利用這項規定;但事實上,這已違背這項法律的原意,原先是要向流亡海外的猶太人敞開猶太國家大門。」

以色列國會議員強烈反對這項提案

幾位以色列國會議員強烈反對斯穆特里奇的提案。沒多久利柏曼 (Avigdor Lieberman)就做出回應,他回應斯穆特里奇表示:「在言論自由權的保障下,不容許個人表達褻瀆和侮辱的言詞。」利柏曼接著對斯穆特里奇人身攻擊:「你和猶太教毫無瓜葛,卻一舉一動都在傷害猶太教。你所做的盡是煽動與製造分裂,你根本不配活著,因為你只會煽動仇恨,除了仇恨之外,什麼都沒有,只會為猶太人帶來仇恨與製造紛爭。」

斯穆特里奇回應表示:「你安息日就去豬肉超市(Tiv Ta’am,以色列專賣豬肉及其他非猶太産品超市,猶太人視為不潔),你不過是煽動輿論的政客,如此而已。」

在以色列國會經過議會激烈討論後,斯穆特里奇決定撤回提案,與其在風暴下繼續討論,他選擇保留提案權,留待適當時機再進行提案。在他退出表決並撤回法案後,議會中大家高聲回應:「斯穆特里奇,你真是膽小怯弱,既然為了提案而戰,就應該奮戰到底,付諸表決。」

《回歸法》是以色列作為猶太民主國家的重要象徵

由於以色列第一任首相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稱《回歸法》為「以色列國的基石」,是以色列作為猶太民主國家的重要象徵。因此以色列國會議員斯穆特里奇提出的《回歸法》修正案,無疑引發了激烈的討論,並觸動以色列不同階層的敏感神經,事實證明,也包括以色列國會議員自己。

事實上,《回歸法》已有50多年沒有修改。每次提出改革方案,都會因為以色列國會之間的意見分歧,難以建立意見一致的政治聯盟,反過來突顯以色列社會的嚴重分歧。支持限縮《回歸法》資格的人認為,正如以色列國會議員斯穆特里奇在提案說明所言,現行法律允許非猶太人(根據猶太正統教派的定義)進入以色列,(在他們看來)因此改變這個國家的猶太色彩。

儘管如此,重要的是必須考量《回歸法》能夠反映公眾廣泛的共識。即使根據猶太正統教派的猶太律法(Halacha),這些人並不是猶太人,但提供這些猶太家庭成員進入以色列的「入門鑰匙(Entrance Key)」,讓他們回歸以色列,做法堪稱適當。事實上,從過去進行的一項調查足以證明,大多數以色列民眾並不反對彌賽亞信徒回歸以色列。

無論這些猶太家庭成員是根據《回歸法》哪一條回歸以色列,或是如何認定自己的猶太身份;這些新的回歸者(Olim)通常很容易就融入以色列的文化與社會,能夠在以色列國防軍服役,並和其他以色列公民一樣貢獻國家。

以色列國會針對提出的《回歸法》修正案進行激烈的討論,顯示這是個敏感議題,觸及許多以色列公民個人猶太集體身分認同的根源所在。

以色列國會議員斯穆特里奇從他個人觀點提出的個別法案,似乎主要為了揭露當今以色列聯合政府在宗教和國家議題上存在的分歧。無論如何,今後提出任何有關《回歸法》的改革,都需要強而有力的政治聯盟作為後盾,才能夠代表公眾廣泛的共識。

註一
希伯來語Oleh是回歸者單數,一位阿利亞(Aliyah)在希伯來語稱為Oleh. 二位回歸者以上或家庭在希伯來語稱為Olim.

 

 

翻譯:豐盛
校稿:台灣ICEJ
編審:雲嵐牧師
新聞出處:Kehila News
新聞日期:2020/10/8

 

經文與禱告


馬太福音 21:44
誰掉在這石頭上, 必要跌碎, 這石頭掉在誰的身上, 就要把誰砸的稀爛。

 

禱告方向:

為海外猶太人彌賽亞信徒禱告,求神賜給他們從天上來的耐心與信心,使他們經歷神將不可能的事轉變為可能,為著回歸法能夠正視彌賽亞信徒回歸的權利禱告,他們不再是被排除在外,神要引領這些信主的猶太人回家,為他們將阻擋前方回家的石頭挪開,好叫眾人看見神的榮耀; 也為著猶太人回歸後的屬靈復興認識耶穌是彌賽亞禱告。

 

 

感謝您繼續關注追蹤支持台灣ICEJ,最近因官網網站需要重整更新,若您訂閱本週台灣ICEJ電子報,為避免您在官網上訂閱電子報發生問題,以及我們因重整更新收不到您的來信,煩請您來信Email向我們訂閱 [email protected],留下您的訂閱者姓名與您要收信的Email address即可。謝謝您。

 


 

認識台灣ICEJ

社團法人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 (簡稱 台灣ICEJ),是ICEJ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 全球第一個華人分部,於2012年正式在台灣登記為非營利機構,其前身為台灣辦事處,於2004年起致力於連結華人眾教會,並分享以色列異象,以禱告和奉獻支持祝福以色列; 每年以奉獻支持關懷猶太人的歸回及慈惠事工、並帶領華人團體上耶路撒冷守住棚節、且每週傳遞以色列當地時事現況及代禱消息給眾教會。更多認識我們或希望收到每週消息,請來信。

E-mail:[email protected]

官網:https://www.icej.org.tw

 

[email protected]:台灣ICEJ

 

 

FB:ICEJ Taiwan 華語

 

 

微信:ICEJ圣城资讯网

 

 

IG:icej.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