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開始:挪亞(2)- 傳義道者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著作所有,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翻譯:豐盛|校稿: 台灣ICEJ|編審:雲嵐牧師
出處:Israel Institute of Biblical Studies

 

 

我們要繼續上一篇的思考方向。在文章中,我們留意到一些猶太學者將挪亞與亞伯拉罕進行比較; 當中提到,雖然亞伯拉罕曾為索多瑪的罪人代求,但挪亞卻沒有為他那個世代的人代求。不過,我們看到新約聖經卻不是這樣描述。新約聖經作者相信,在預備方舟的這段期間,挪亞曾經向同時代的人傳講義道,警告他們即將要來的審判;但同時仍持續建造方舟,完全順服神。也許這是他能夠在神眼前蒙恩的原因,而「神也沒有寬容上古的世代,…卻保護了傳義道的挪亞一家八口…」。

寫完上一篇文章後,我就對箇中道理感到好奇:難道新約聖經作者只是突發奇想,並非根據猶太傳統中對挪亞的已知看法?我們發現新舊約之間在許多方面都具有延續性,因此對於挪亞是傳義道者的看法,難道只是無中生有?

我曾在這裡多次提到,儘管大多數猶太解經內容的寫作時間都比新約晚得多,但有些內容仍反映出第二聖殿時期猶太教的詮釋傳統。

正因如此,當我在米德拉什 (Midrash) 其中一段研經中發現這段解經內容時,我認為可以將它當作「傳義道的挪亞」從第二聖殿時期的猶太教義寫入新約的證據。我們讀到:「挪亞有許多方式可以濟世救人,既然如此,他為何需要耗費力氣建造方舟?是為了讓洪水世代的人們看到他花120年的時間建造方舟,然後問他:『為何需要方舟?』他會這樣回答:『配得稱頌的至聖者,定意要為世界帶來洪水。』或許他們會因此悔改。」

因此,我們看到猶太解經家相信,在方舟建造的這段時間,挪亞一直在向他同時代的人傳義道,警告他們將要來的審判,並希望他們悔改。

 

洪水與巴別塔
從新舊約的角度來看,上帝早在呼召亞伯拉罕時,就已啟動祂的救贖計劃。當上帝呼召亞伯拉罕時,祂親自按著憐憫主動介入,因此救贖故事就此展開。但在創世紀前11章中,我們看到上帝是以審判的方式介入:同時出現在洪水和建造巴別塔的故事上,因著人犯罪悖逆,上帝懲罰人類。但這兩個故事之間又有何關聯呢?

在這兩個聖經事件中有一些非常有趣的關聯,只有從希伯來原文才看得到。首先,在希伯來原文中提到「洪水」(Mabul) 這個字詞,聽起來非常接近「bilbel」的字根。根據許多解經家的說法,這就是巴別塔 (Babel) 這個名字的由來。著名的中世紀猶太解經家拉希 (Rashi) 甚至將「Mabul」這個字與底下的字根建立關聯,他寫道:「המבול」(Mabul) 是指「將一切混在一起(בלבל)」的某種事物。

即使現代語言學家無法證實這樣的關聯,我們仍要留意這些字的相似之處。您可能還記得,我曾經寫到希伯來文對男人和女人的用字。這兩個希伯來文字「Ish」和「Isha」像是有某種相關,好像來自同一個字根。但實際上,幾乎所有現代的語言學家都說「男人」(Ish – אִי ש) 和「女人」(Isha – א שָה) 在詞源上並沒有關聯。Ish是來自於字根 אוש,意思是「力量」(Strength);而Isha則是源自於字根 אנש,意思是指「軟弱」(Weak) 或「脆弱」(Fragile) 之意。希伯來文有時會出現類似情況,這裡就是絕佳的例子:有時候在詞源上的錯誤相關,實際上可能傳達出聖經本身的關聯。我想這就是我們在「洪水」(Mabul) 和「巴別塔」(Babel) 這兩個字詞中發現的,上帝在為世界帶來的兩次主要審判中是有相似之處。

 

敗壞還是毀滅?
洪水故事向我們清楚顯明,閱讀希伯來原文聖經的重要性,或者至少閱讀一些希伯來原文。我曾經寫到,當我第一次開始閱讀希伯來文聖經時,我不得不在希伯來原文和譯文之間來回閱讀,才能確保我讀的是同一個章節:因為感覺像是閱讀完全不同的故事!那時我獲得不少驚人的發現,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其中一項最初的發現。

我要提醒各位,我們還在閱讀洪水發生前的經文。在創世記6:8中,經文告訴我們,挪亞「在耶和華眼前蒙恩」(事實上,我們知道,這表示上帝喜悅挪亞)。在創世記 6:9 中,經文告訴我們,「挪亞在當時的世代是個義人」(註:這裡為改寫。中文聖經:挪亞是個義人,在當時的世代是個完全人。)在創世記6:10中,經文列出挪亞的三個兒子。但從創世記6:11開始,《妥拉》(指摩西五經)又回去描述地上的敗壞和無法無天的行為。

6:11節:世界在神面前敗壞,地上滿了強暴。
6:12節: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行為。

這裡,我們發現一些非常有趣的內容。多數英文譯本皆譯為「Corrupt」(敗壞) 一詞,在希伯來原文是源自於字根Shahath (שָׁחַת)。回想一下出埃及記的故事:逾越節毀滅者 (Destroyer of the Pesach) 的故事在希伯來原文是稱為Mashhit (הַּמַ שְחִית),這個名字也源自於同一個字根。洪水故事發生在逾越節故事之前的遠古時代,為何我們會在當中突然看到一個字,像是取自逾越節的故事?我總是深信,這個字根Shahath (שָׁחַת) 只會和死亡、殺戮和毀滅有關,就像英文的毀滅者 (Destroyer) 這個字詞。既然如此,為何這個字詞會出現在挪亞故事一開頭?

因此,當想到 הִ שְחִית 這個字的動詞,取決於該字的變化,可能出現以下兩種含義 :敗壞和毀滅。你看出這裡要表達的嗎?《妥拉》使用的語言和人類其他自然語言不同:這裡,我們可以從字詞的一般含義,能夠顯明將要出現的含義。從這個角度來看,《妥拉》(指摩西五經)中的每個字都帶有所有未來含義,有些是關乎即將發生的事,雖然人尚未看見,但上帝絕對已經看到。在挪亞的故事中,這個時間點洪水的審判與毀滅尚未發生,上帝尚未應許這些事發生,《妥拉》只是告訴我們有關罪與敗壞,尚未提到審判。不過,在這裡,就在故事一開頭,已經出現 הִ שְחִית 這個可怕的字眼,像是對即將到來的審判,給予嚴厲且嚴正的警告(雖然在譯文中,完全看不到),表明罪和敗壞無可避免將帶來審判與毀滅。這樣令人驚奇的例子正說明希伯來原文具有的深刻含義。可能有些人知道,希伯來文是以字根為主的語言,其字根包含三個輔音群 (Consonant Group),構成該字的意義「本質」。希伯來文的動詞源自於字根,通常藉由母音變化,並加上不同的前綴 (Prefix) 和後綴 (Suffix),才形成不同的詞幹 (Stem)。根據其詞幹 (binyan),來自同一個字根的動詞可能會有截然不同的含義,如同我們在這篇文章中所看到的。不過,只要源自相同的字根,他們都會有某種共通點,因為都是和字根的「本質」有關。

 

 

經文與禱告


箴言3:1-4
我兒,不要忘記我的法則;你心要謹守我的誡命;因為它必將長久的日子,生命的年數與平安,加給你。不可使慈愛、誠實離開你,要繫在你頸項上,刻在你心版上。這樣,你必在神和世人眼前蒙恩寵,有聰明。

希伯來書11:6-7、12:1-2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 挪亞因着信,既蒙神指示他未見的事,動了敬畏的心,預備了一隻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從信而來的義。

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着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 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他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神寶座的右邊。那忍受罪人這樣頂撞的,你們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

 

 

 

禱告方向:

  • 為著聖經中這些信心的偉人向主獻上感恩,禱告我們的生命也能成為黑暗世代的光和鹽,選擇與主同行!

 

感謝您繼續關注追蹤支持台灣ICEJ,最近因官網網站需要重整更新,若您訂閱本週台灣ICEJ電子報,為避免您在官網上訂閱電子報發生問題,以及我們因重整更新收不到您的來信,煩請您來信Email向我們訂閱 [email protected],留下您的訂閱者姓名與您要收信的Email address即可。謝謝您。

 


 

認識台灣ICEJ

社團法人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 (簡稱 台灣ICEJ),是ICEJ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 全球第一個華人分部,於2012年正式在台灣登記為非營利機構,其前身為台灣辦事處,於2004年起致力於連結華人眾教會,並分享以色列異象,以禱告和奉獻支持祝福以色列; 每年以奉獻支持關懷猶太人的歸回及慈惠事工、並帶領華人團體上耶路撒冷守住棚節、且每週傳遞以色列當地時事現況及代禱消息給眾教會。更多認識我們或希望收到每週消息,請來信。

E-mail:[email protected]

官網:https://www.icej.org.tw

 

[email protected]:台灣ICEJ

 

 

FB:ICEJ Taiwan 華語

 

 

微信:ICEJ圣城资讯网

 

 

IG:icej.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