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以色列與中東相關國家的關係

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著作所有,歡迎轉載,請註明出處


翻譯:豐盛|校稿: 台灣ICEJ|編審:雲嵐牧師
作者:大衛.帕森斯牧師 | 副總裁兼媒體資深發言人
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使館

 

中東地區的突破!

緊接著上週以色列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簡稱UAE,阿聯)取得外交突破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剛結束在中東地區的旋風式訪問,希望讓其他阿拉伯國家同意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願意迅速加入《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雖然這次行程並沒有取得立即性的成果,但很明顯,該地區幾個前宿敵國家與以色列的關係正在升溫。部分原因是因為伊朗迫在眉睫的威脅,但也因為遜尼派阿拉伯社會內部正發生文化上的變化。

在上週五的評論中《以色列與阿聯之間達成協議是該地區真正的突破?》,我們開始闡述阿聯為何決定打破固有圈子,並公開與以色列建立直接關係的潛在原因,以及這當中的利弊得失。這是一項歷史性的發展,因為阿聯是繼埃及與約旦之後,第三個與以色列建立正式關係的阿拉伯國家。我們也觀察到為何是阿聯邁出這樣大膽的一步,以及下一個國家會是誰?以下是關於中東重要事態發展的更多思考。

只需要看一下該地區的地圖,就可以理解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為何會與以色列簽訂和平協議。阿聯位在距離伊朗僅35.42公里(22英哩)的水域,因此面對德黑蘭的核武威脅與區域野心下,他們更覺得脆弱。因為存在這樣的威脅,六年前,他們就向美國五角大廈要求購買先進的F35新型隱形戰機。與以色列維持和平關係,將可大幅提高獲得美國批准的可能性。以色列可能無法完全阻止這項交易,但預期他們將可獲得其他先進的軍事硬體設備和技術作為補償,確保以色列維持在該地區凌駕其他軍事國家的質量優勢。

其次,阿聯本地出生的公民僅佔該國總人口的11%。這個石油資源蘊藏豐富的國家從200多個國家引進勞工,其中包括來自印度和菲律賓的龐大勞工代表,當中有許多人信奉基督教、印度教和其他宗教。因此,與大多數阿拉伯和穆斯林占多數的國家不同,阿聯本地人對這些外來者非常寬容,允許他們從事宗教活動。因此,阿聯當地有許多教堂,甚至是幾間猶太會堂來為日益增長的猶太社區服務。

 

 

事實上,去年阿聯就歡迎教宗來到阿布達比 (Abu Dhabi),教宗在當地為該國數萬名天主教徒舉辦大規模的公眾彌撒。阿聯還將2019年訂為「寬容年」(Year of Tolerance),國內酋長還批准了亞伯拉罕家族之屋(Abrahamic Family House)的計劃,這是一個獨特且宏偉的建築群,其中將包括一座清真寺、教堂和猶太會堂,所有人和諧地生活在一起。這個概念來自一個稱為「促進人類兄弟情誼高層委員會」(Higher Committee of Human Fraternity)的跨宗教神職人員團體。因此,阿聯現在似乎非常具有普世精神。

阿聯還希望該國經濟能夠多元發展,從石油出口轉向高科技,自然就成為以色列的合作夥伴。最後,阿聯一直標榜,要讓杜拜和阿布達比成為全球新興社會中連結東西方的繁華樞紐,因此持續非理性地仇恨以色列並不符合該國想要營造的未來主義形象。

但之後還有其他哪些阿拉伯國家可能與以色列達成和平協議?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本週訪問該地區最有可能簽訂協議的幾個國家,包括摩洛哥、蘇丹 (Sudan)、巴林 (Bahrain) 和阿曼 (Oman)。雖然無功而返,沒能帶回另一座外交獎盃,成為川普總統競選連任的助力,但還是有理由相信,很快就會出現新的進展。

阿曼似乎是最有可能加入以色列和平陣營的下一個阿拉伯國家。他們是最早高調讚揚鄰國簽署的協議。過去數十年來,阿曼曾接待過三位以色列現任總理,從1990年代的拉賓(Yitzhak Rabin)和裴瑞斯 (Shimon Peres),到最近的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他們與以色列維持廣泛的貿易關係與其他互動關係。但他們現在仍有所保留,或許是想看阿聯能從協議中獲得什麼好處,或是在等川普是否能再次連任。

巴林也被視為主要的可能國家,但目前受到國內微妙政治局勢的牽制。由於執政的遜尼派阿拉伯人在自己國家是少數,目前面臨什葉派 (包括阿拉伯人和波斯人) 多數帶來的動亂,這些人受到伊朗的影響。幾年前,在阿拉伯之春起義期間,什葉派發動大規模抗議活動,反對巴林國王,迫使沙烏地阿拉伯派遣軍隊,越過將近有26公里(16英里)長的堤道,拯救巴林國王免於遭推翻的命運。

沙烏地阿拉伯無疑已開始對世界更加開放,他們也與以色列展開秘密聯繫。但作為聖城麥加(Mecca)和遜尼派主流傳統的守護者,家族統治會在這兩條路上緩慢前進;如同冰河般的變化確實正在發生。正如王儲穆罕默德·本·沙爾曼 (Mohammed bin Salman) 所反映的改革,沙烏地阿拉伯年輕一代可以上網,而且對西方影響較為開放。現在他們可以看電影,這在兩三年前是完全禁止。婦女現在不用人陪同也可以開車、旅行和參與體育活動。而且沙國與以色列的關係也有升溫跡象;例如,沙烏地阿拉伯現在允許以色列商業航班越過該國領土前往印度,但這還需要時間。目前沙烏地阿拉伯仍堅持2002年所提的阿拉伯和平倡議(Arab Peace Initiative),要求巴勒斯坦建國後,以色列才能夠與利雅德(Riyadh)的關係正常化。

蘇丹也一直對以色列發出有意和解的信號,但該國仍處在脫離激進穆斯林獨裁統治的脆弱過渡時期,而且這個過渡委員會中仍有不少反以色列人士。此外,他們對以色列示好似乎純粹只想從華盛頓撈得好處,包括免除債務和解除制裁。

最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摩洛哥停留期間,希望誘勸該國國王與以色列達成協議。摩洛哥曾擁有龐大的猶太社區,對這個國家貢獻良多,這樣的遺產在當地仍受到一定程度的尊重。摩洛哥曾接待過以色列首長,相較於阿拉伯聯盟(Arab League)的多數成員,摩洛哥對以色列表現較少的敵意。但該國仍有拒絕承認以色列的伊斯蘭反對派人士,像現任總理就是現在由土耳其領導的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 Movement)其運動成員之一。一些分析家也表示,摩洛哥首都拉巴特(Rabat)可能希望美國與以色列承認其在西撒哈拉沙漠的主權,作為與耶路撒冷達成任何協議的條件。

同時,還需要考慮到土耳其、伊朗以及巴勒斯坦人,他們對以色列與阿聯簽訂關係正常化協議表示強烈反對。他們正竭盡所能阻止其他國家與以色列締結和平協議。

以色列與阿拉伯世界之間的和平進程從來就不容易。但川普政府團隊已獲得歷史性突破,預料將會出現更多進展。但川普總統需要在今年11月當選連任,才能繼續維持當前的外交發展局勢。

新聞日期:2020/08/28

經文與禱告


帖撒羅尼迦前書5:5-6
你們都是光明之子,都是白晝之子。我們不是屬黑夜的,也不是屬幽暗的。所以我們不要睡覺像別人一樣,總要警醒謹守。

 

禱告方向:

  • 願主藉由此篇文章對教會說話,為著現今詭譎多變的局勢禱告,在對的時間發生合神心意的事,為以色列平安守望。
  • 現今是悅納時刻,為猶太人救恩禱告,有更多人回轉悔改信主,並成為主耶穌基督的精兵。

 

感謝您繼續關注追蹤支持台灣ICEJ,最近因官網網站需要重整更新,若您訂閱本週台灣ICEJ電子報,為避免您在官網上訂閱電子報發生問題,以及我們因重整更新收不到您的來信,煩請您來信Email向我們訂閱 [email protected],留下您的訂閱者姓名與您要收信的Email address即可。謝謝您。

 


 

認識台灣ICEJ

社團法人台灣耶路撒冷國際基督徒協會 (簡稱 台灣ICEJ),是ICEJ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Embassy Jerusalem) 全球第一個華人分部,於2012年正式在台灣登記為非營利機構,其前身為台灣辦事處,於2004年起致力於連結華人眾教會,並分享以色列異象,以禱告和奉獻支持祝福以色列; 每年以奉獻支持關懷猶太人的歸回及慈惠事工、並帶領華人團體上耶路撒冷守住棚節、且每週傳遞以色列當地時事現況及代禱消息給眾教會。更多認識我們或希望收到每週消息,請來信。

E-mail:[email protected]

官網:https://www.icej.org.tw

 

[email protected]:台灣ICEJ

 

 

FB:ICEJ Taiwan 華語

 

 

微信:ICEJ圣城资讯网

 

 

IG:icej.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