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德魯茲孩童教育奉獻


幾十年來,ICEJ看到了協助生活在以色列土地上的所有不同民族,包括少數族裔,以增強整個以色列社會的重要性。 ICEJ在過去八年中與北部的德魯茲領導人建立了緊密的夥伴關係,這不僅提升了德魯茲社群的地位,而且已成為猶太人和阿拉伯人融合的重點。

首先,您可能會問:「德魯茲人是誰呀?」

德魯茲人是中東特有的獨特民族,他們來自聖經中摩西的岳父葉忒羅的後裔。許多世紀前,他們逃離了米甸沙漠,並在今天的以色列、黎巴嫩和敘利亞的數座高山山脊上避難,其中包括迦密山,加利利和黑門山山脈。儘管他們說著阿拉伯語,仍保留了自己的種族身份。此外,德魯茲人不是穆斯林,而是擁有自己的秘密宗教,一些學者說,該宗教融合了伊斯蘭,諾斯底主義和希臘哲學。通常,他們傾向於忠於其居住地的統治者。

以色列的德魯茲百姓僅佔以色列全人口的1.6%。迦密山和加利的德魯茲人(以及愈來愈多的黑門山德魯茲人)是非常忠於以色列國,實際上,他們認為在以色列軍隊中保衛自己的家園感到非常榮幸。

ICEJ的一個人數不多的代表團最近前往以色列北部,探訪了多個德魯茲社區,並了解我們正在進行的一些社會項目進展如何。我們的第一站是德魯茲小學,我們在那裡看到老師藉由歌唱和舞蹈與學生互動,幫助孩子們以有趣而難忘的方式學習。這些年輕的德魯茲大學學生中,有一些人強烈希望繼續大學學習。但是,他們的許多家庭負擔不起費用。因此,ICEJ近年來為許多德魯茲學生提供了獎學金,幫助他們在高中畢業後繼續學習。

來自伊斯菲亞市(Isfiya)的一位年輕的德魯茲女士名叫瑪拉姆.曼蘇爾(Maram Mansor)與我們分享,「由於獲得ICEJ獎學金,如今她正在海法大學學習數學,阿拉伯語言和文學。她感激著說:『上高中時我一直在做夢,我真的很想成為一名數學老師。但由於家庭的經濟情況,我感到害怕。但是,現在我知道,只要我們有像國際基督徒使館這樣慷慨的人和組織,就不用擔心。』因此,非常感謝您……是您們實現了我們的夢想!」

同時,同樣來自伊斯菲亞(Isfiya)的阿茲米(Maimoon Azmi)在財政部工作了13年以上,並將他的成功歸功於ICEJ獎學金。 「由於有了國際基督徒使館,我才有機會去攻讀了我的第一學位……這為我打開了很多門。我不知道如果沒有這項獎學金,我是否會完成學業。」

下一站是德魯茲中學,在我們到達時,學生們在入口處排著鼓和其他樂器,為我們帶來熱情的音樂歡迎。盛大的入口之後,另一群學生穿著五顏六色的民族服裝表演了傳統的德魯茲舞。這全是要感謝ICEJ和一些當地福利組織的支持,他們正在為學校的特殊項目提供幫助。

表演結束後,我們走進教室,看到學生們在ICEJ捐贈的新電腦上通過互動遊戲學習。 ICEJ慈惠與回歸事工的副總裁妮可.尤得(Nicole Yoder)榮幸地參與剪彩儀式,慶祝了五個現在配備了電腦的新教室。一位名叫芮(Reem)的學生解釋如何在新電腦上玩遊戲來幫助她學習英語。

在與學生接觸之後,德魯茲社區領導人向我們的代表團贈送了一塊漂亮的金牌,以感謝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對德魯茲學生和整個以色列社區的支持。 伊斯菲亞市市長巴希吉.曼蘇爾(Bahij Mansour)也表示感謝:「我們在以色列擁有17個德魯茲村莊,在每個地方,我們都有基督徒使館創造的設備;圖書館,獎學金,很多東西。我們認為ICEJ正在採取令人驚嘆的美好措施來改善社區的教育體系。您們正在帶來令人驚嘆的貢獻。」

我們結束了與幾位德魯茲領袖們坐在一張大桌子旁的訪問,並享受了他們的盛情款待以及可口的新鮮沙拉,配菜,肉品,甜點和咖啡。我們的多名德魯茲主持人用一個詞形容他們特殊的族群:德魯茲人『驕傲』、『勇敢』、『令人驚奇』、『堅強』、『冒險』、『忠誠』、『愛好和平』。

德魯茲人是以色列社會重要組成的一份子,我們感謝有機會幫助和加強他們,以在以色列土地上擁有更美好的未來。

現在就為德魯茲孩童教育奉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