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日戰爭後五十年的阿拉伯世界

  六日戰爭後五十年的阿拉伯世界
從喀土穆會議到混沌狼藉


作者:David Parsons, ICEJ資深發言人 / 翻譯:Wendy / 編審:雲嵐牧師
電子報刊登日期:2018/03/20

我們已進入耶路撒冷五十週年所開啟新的篇章,在50週年之時,耶路撒冷的統一被紀念和慶祝,然而,解放的歷史後果值得我們深思。

以色列在1967年六月的六日戰爭中取得驚人迅速的勝利,這是中東近代史上的關鍵時刻,在整個地區和世界至今仍感受其影響力。

首先,以色列軍隊相較於蘇聯支持的阿拉伯有軍事優勢,遂向西方民主國顯示,重生的猶太國可能是冷戰與共產主義侵略鬥爭的寶貴資產。結果,美國很快成了以色列最重要的盟友和武器供應國。

然而這場戰爭也導致以色列內部深處的社會裂痕,包括如何處理約旦河西岸、迦薩地帶、西奈半島、戈蘭高地和東耶路撒冷在內所有大片新土地。執政的鴿派工黨領導,試圖提供這些領土以換取與阿拉伯人的和平,但他們失敗的屈辱只會加強阿拉伯統治者決不接受以色列在該區應有地位的決心。

1967年九月喀土穆會議一統且鞏固阿拉伯立場,當時阿拉伯聯盟發布惡名昭彰對以色列的「三不」:不承認,不談判,也不和平相處。今天,很多人可能會錯誤地認為這代表巴勒斯坦所採取的立場,但那時,只是簡單地反映了阿拉伯人全面否定以色列的生存權。

在此之前,沒有任何阿拉伯國家對巴勒斯坦國的崛起特別感興趣,在針對以色列的每一場戰爭中,無論是1948年、1967年、還是1973年,侵略性的阿拉伯國家若獲得勝利,都會為自己去奪土地,像約旦對約旦河西岸19年的軍事佔領就是如此,隨時間推移,極大程度是由於劫持航空公司和其他公然的恐怖主義行為,巴勒斯坦人才能把他們的民族主義運動「放在地圖上」。阿拉伯領導人稍後會解釋說,要與以色列和平,唯有先公正的在以巴衝突產生解決辦法才可能。

然而,最終埃及 (1979年)和約旦(1994年)打破封鎖,尋求與以色列單獨的和平協議。兩國仍支持巴勒斯坦建國,但開羅和安曼不再願意讓巴解組織(PLO)否決其國家和地區的未來福祉。

與此同時,近幾十年來一直堅決反對以色列的阿拉伯國家今天正處於動蕩之中,例如,伊拉克獨裁者薩達姆·海珊 (Saddam Hussein )在1991年第一次波灣戰爭中,無緣無故的對特拉維夫和海法發動彈道飛彈襲擊。自2005年第二次波灣戰爭結束以來,伊拉克已被宗派暴力分裂,現在國家大部分處於伊朗統治之下。

上世紀70和80年代,利比亞在強人穆安瑪爾.格達費(Muammar Kaddafi)獨裁下為巴解組織的恐怖分子提供許多訓練基地,今天這裡已是擁有聖戰者的失敗國。

最後,敘利亞嘲笑埃及與以色列達成的和平條約,自豪地出手為阿拉伯聯盟抵制以色列提供辦事處,並為十幾名巴勒斯坦最嚴重恐怖組織的首腦提供庇護所。今天,敘利亞被完全毀滅,因著為期五年的野蠻內戰,奪去50萬人性命,並將大約1200萬平民從他們家中連根拔起;一切似乎都表現出神聖應許中,那些「詛咒」以色列的人最終會被詛咒(創世記12:3)。

那自1967年六日戰爭結束五十年後又如何呢?環顧這個地區,我們發現阿拉伯國家不再團結仇恨以色列;相反的,他們內部被遜尼派和什葉派伊斯蘭教之間遠古裂痕的火焰重新燃起並分割。什葉派軸心是由伊朗領導,包括在伊拉克的阿拉伯什葉派多數,敘利亞的阿拉維派 (Alawite)政權,以及目前控制黎巴嫩的真主黨(Hezbollah)恐怖民兵。遜尼派阿拉伯集團則由沙烏地阿拉伯和埃及領導, 雙方一直在利用敘利亞和葉門的激烈衝突進行代理人戰爭。

大多數分析人士說,伊朗已經有效地贏得敘利亞的戰爭;這並不意味著德黑蘭的盟友阿薩德政權將很快恢復對整個敘利亞的控制,但這確實意味著伊朗能夠在敘利亞境內建立強大的軍事存在,這將很難被驅散。當阿薩德支持者利用化學武器對付遜尼派反叛分子時,關鍵點是美國,沒有立即採取有力的干預措施。俄羅斯認為這是美國的弱點,把自己的地面部隊放在敘利亞境內,這舉措確保阿薩德獨裁政權的存在,並允許伊朗在戰火紛飛的國家擴大立足點。

德黑蘭正試圖通過一條穿越伊拉克西部和敘利亞東部的狹窄走廊,建立一個直接將伊朗與黎巴嫩真主黨連接起來的「陸橋」。這鄰近的「什葉派新月」將使伊朗在該地區具有更大的霸權地位,並有能力在某幾個邊界上開闢反對以色列的新陣線。伊朗核能力增加的威脅將使德黑蘭比遜尼派阿拉伯對手有更大的優勢,也可能殲滅猶太國家。

這一切使沙烏地阿拉伯和波斯灣阿拉伯國家(Arab Gulf states)的統治者們與埃及和約旦一起,與以色列形成慎重的地區聯盟。在以色列總理便雅憫.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興起向美國總統發表講話之後,他們與以色列關係低調但逐漸密切,總理直接向美國國會發表演講,直言警告伊朗即將達成核交易的危險性。總理勇敢地呼籲華盛頓支持其在該地區的傳統盟友,遂贏得幾個主要阿拉伯首都的尊重。

儘管巴勒斯坦事件持續激化和引爆阿拉伯街道,但最終結果在今日大多數阿拉伯統治者眼中並不是件高度優先的事情 – 正如阿拉伯人在五十年前對以色列發動戰爭般,很快他們就會後悔。

創世紀12:3
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

 

親愛的天父:祢是良善、信實的主。當我們觀看以色列的歷史,我們看見神的工作,不論是近代以色列的建國以及耶路撒冷的統一,我們看見神的手托住你所愛的瞳仁。雖然四面受敵,但是主與以色列同在。我們禱告主的心意、意念顯明在列國的執政掌權者當中,並且他們有謙卑順服的心與神一同站立。讓惡人離棄自己的道路,歸向父神。求主憐憫在內戰的敘利亞百姓、以及在阿拉伯國家當中遭患難的百姓,願主的愛及真光臨到他們。因為唯有耶穌是我們的拯救與盼望。奉耶穌基督的名禱告,阿們。